回到主页

Monday, November 10, 2008

“輓歌 - 念”

天未亮,婆婆一如往常顶着冷风,蹲在屋后劈材烧饭,为她的家人准备丰盛的早餐。

叔叔依旧双眼无神的蹲在昏暗角落,在稀疏虫鸣陪伴之下,显得格外落寞。

我记得他长期流着鼻水,手偶尔还会不由自主的颤抖。

有时候我睡眼惺忪,迷迷糊糊的走到屋后,撒娇的赖在婆婆怀里不肯离开,叔叔总会叫我快点回房,别阻碍婆婆烧饭。

记得一个早晨,我依然睡眼惺忪的走到屋后,没看到熟悉婆婆,也不见那精神恍惚的叔叔。

那一个早晨的风,格外刺骨。

都二十几年了,婆婆还会在夜阑人静时,望着叔叔的照片,沉默不语。

眼泪早已经顺着皱纹斑驳的脸颊滑下,滴在那张发黄的照片。

4 Comments:

Blogger 文字君女 said...

叔叔,我不会抛弃你的。。。





p/s:叔叔,有人说我们长得很像哦~!

11 November, 2008  
Blogger 小雏菊 said...

珍惜眼前人.

11 November, 2008  
Blogger 黑女人 said...

人生无常 珍惜

11 November, 2008  
OpenID mayshy said...

叫白头人送黑头人太伤感
祝愿您婆婆长命百岁,身体健康
多点陪她疼她
要想起以前她也是一路这样陪伴您

14 November, 2008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