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页

Friday, September 02, 2005

“我曾经是你们的一份子”

以前常去吃槟城某间老字号的马来饭,如果是午饭时间,肯定大排长龙。而我呢,不知是不是因为长得有点英俊,那负责拿菜的马来老姨一看到我,总会第一时间问我要吃什么,不必排队。

后来发现到原来有这种特权,跟外表没什么关系。是因为我每次去总会消费八块钱以上,而我留意到很多友族朋友,就是"Daging Satu,Kuah Taruh Banyak Banyak".付两块半就走。最近难得有机会回槟城,就抽出时间到那马来饭店。老姨一看到我,依然直接问我要吃些什么,不过最近手头有点紧,强忍大螃蟹的诱惑,只点一块牛肉和一粒蛋,那老姨还一直问我:"Lagi,Lagi?Hari Ini Ketam Banyak Fresh."后来为了要保住面子,多点了一个炒菜后就走人。

以前看到人驾车打油打五块钱,必定会先入为主的想,那人一定是和朋友借车,要还了才打五块钱做做样子。现在的我,也遇到了这种“窘境”。下车,走到柜台,丢下五块,对那蛮漂亮的马来女服务员说:"Pam No Tiga."就走,打完后,头也不抬,立刻绝尘而去,深怕被人看到我只打五块钱。车是我的,但我只能打五块钱“顶住”,因为如果打十块,晚餐就没着落了。

一波未停,一波又起,手机“被割”,又遇到有个很重要的电话要打,于是从家里步行出去找公共电话(不能驾车因为要省油)。走了满身大汗,终于找到,却遇到友族在那“煲粥”,我不敢叫他快点,因为怕他回我一句:“要快就用手机呀!”很无奈,在那等了35分钟。

我也证明到了古人说的话是有意义的,就是“衰上加衰”。偏偏在这时候病了,幸亏公司有提供免费医疗服务,不然我可能会横尸街头。在家睡醒后吃了西药,脸也不洗,就这样披头散发,人不像人,昏昏陀陀的走去附近的商店买粒面包。碰巧烟没了,依照我当时的经济状况,只够我买两根散烟。走出商店后,听到店内的老姨对她的孩子说:“千万别吸毒,看!这就是白粉仔的样子。”我也无力理会,又昏昏陀陀的走回家。

经过这次以后,我再也不敢看到有人打五块钱的油,就说那车是他借来的。即使有机会不用排队等拿菜,我也不敢再利用这种“特权”。看到人在公共电话“煲粥”,再也不敢说他们是没钱付电话费。看到人家买散烟,也不敢再用鄙视的眼神看着他了。因为,我曾经是你们的一份子。

2 Comments: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你真的有那么衰吗?你这篇文章想说的是什么?是想叫我们不可看轻人吗?做人就是不该看轻人,说不定有一天,被你看轻的那个人成为你的老板。因为世事无绝对。

02 September, 2005  
Anonymous 燕妮 said...

明天会更好

04 September, 2005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