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页

Monday, January 24, 2005

“人情,还是老的好”

我常在文章中说尽老叔们的坏话,昨天收到一封电邮说:其实不是每个老叔都是这样的,你看!我还会用电邮呢。

我知道啦,我并没说所有老叔都是这样,我身边也有些好榜样的,只是没写出来而已。好吧!今天就写一个,好让老叔们板回一些面子。

1992年,我加入了北马区某个创作歌曲工作坊,那时,马来西亚的创作歌曲才刚起步,当时的活跃份子包括有:山脚下男孩,另类音乐人,激荡工作坊(老大张映坤〕,周敏心,邓智彰等等。(相信现在的年轻人可能会问,他们是谁?〕

在坊内“混”了一年后,和两位朋友组成了一个组合。后来随着山脚下男孩全马演出。(当时的山脚下男孩可说是马来西亚当红的创作组合〕。因为他们提拔,也让我们累积了不少的舞台经验及音乐理念。

1995年,那么幸运的被本地一家唱片公司相中,与他们签了“卖身契”。随后推出了一张合辑,这也让我们成为了可以踏进专业录音室的本地歌手之一。也让我们拥有了在专业录音室录音的宝贵经验。(邓智彰哥是我们的歌唱监制〕

1995年,那时的本地创作歌曲风还不是很旺盛,一些小小的工作坊也缺少经验。所以那时候北马如有任何的创作歌曲发表会,我们这组合一定被邀请协助及参于。当然我们也乐意帮忙,毕竞那时候我们真的是带着热忱的心去推动本地创作歌曲。(后来因为某些原因,我们选择了放弃走这条路〕

好了,后来时代越来越进步,本地创作也越来越吃香,北马也冒出了一些所谓的音乐专业人才。说明了我们这些“半桶水”的家伙应该让路了,毕竞人家是专业的。

某年的一场创作歌曲观摩赛,我们被当时观摩赛的顾问(某间报社的经理〕邀请出席,当然我们也好高兴因为我们的老战友还记得我们这些“小猫”

比赛中旬,有个休息时间,好让我们“放放水”或解解烟瘾。这时问题来了,我们都别上了“嘉宾”的胸章,但要入场时,几个负责人却不让我们进场。要我们示出票根,我们解释我们是被邀请出席的,当然不会有票根。在一番的争执后,我们选择了默默离开。(当时我们不好意思CALL那位顾问,怕他正忙着招待其它VIP〕

到了后来我在想,为何他会不让我们进场呢?因为我们以前不够红?可能!因为我们年纪太小,不像是嘉宾?可能!因为他认为我们这三个满口本地潮州话的小伙子怎可能是嘉宾,可能!

到现在我也不怪那些不让我们进场的工作人员,只怪我们长的不像嘉宾,一举一动不像嘉宾,红得不像嘉宾。但我要谢谢的是那位“老叔”顾问,到现在我们还保持联络。在任何创作发表会或比赛的场合,见面时还会主动与我们打打招呼。(当然我也变得醒目了,即使是被邀请,自己还是会买张票进场〕。让我觉得。。。“人情,有时候还是老的好”




1 Comments:

Blogger * oLive * said...

一直都會有夠眼看人低的人,當然如果成功後他們都會搶著奉承你.
你說的顧問是不是喜光?

07 October, 2005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