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页

Tuesday, September 06, 2005

“彩虹水族店的必格鱼”

在我六岁的时候,住的那个乡村里,开了间“彩虹水族店”,可能是那时彩虹鱼(必格鱼)正流行,所以老板才会为他的店取这个俗得不能再俗的名字。这间水族店的出现,为我们那乡村的小孩带来了新的娱乐节目。

还记得老板外号叫“笑成”,与我差不多年龄的儿子叫“金鱼”(可能是因为眼珠突突,像极金鱼)。他们父子每次看到小钪凯走进他们店,就会立刻摆张臭脸。原因是小钪凯的家境不是很好,就算是一只一角钱的必格鱼也买不起,所以小钪凯也只可以蹲在那儿欣赏必格鱼优雅的游泳姿态,一看可以看上两小时。

有时候,正当我看得入神时,“笑成”会突然对我大叫:“回去啦,没钱就别学人看鱼,有得看,没得买,爽吗?”小钪凯有时候看到笑成在换鱼水,就自告奋勇的去帮忙,为的只是希望“笑成”可以送我一只必格鱼,但每次总是失望的离开。有时候“笑成”还对我说:“不必假死假死,就算你帮我换了整间店的鱼水,我也不会送你鱼,要就自己带钱来买。”一年后,彩虹水族店关闭了,也不知“笑成”和“金鱼”一家人去了哪了。

上个月,在吉隆坡的某间洗车中心看到了“金鱼”在替人洗车,还以为他跑到了吉隆坡当起老板来了,于是过去寒喧几句。原来他不是老板,只是个洗车仔。因为只有初中二的学历,很难找到工作,又听说当年彩虹水族店关闭,是因为“笑成”爱赌,欠了大耳窿,所以一家大小“跑路”去吉兰丹。

后来向童年玩伴打听,知道“笑成”现在染上毒瘾,在大山脚伯公庙前的公共停车场,当非法看车佬。几天前回去大山脚,因为念在他的彩虹水族店曾经为我带来好多欢乐,就特地跑去那儿看看。当我吃完伯公庙旁的果条汤上车后,果然看到了“笑成”走来,把手掌伸出,我就把一块钱硬币轻轻的放在他手心上,“笑成”说声谢谢后,转身就走。

我下车,喊了声“笑成伯”,他转过头来,看了好久后说:“你不就是SUNNY的儿子吗?”我于是捉住他的手,把一包DUNHILL和十块钱放在他手心,对他说:“好好照顾自己,戒白粉吧。”他对我微微一笑,连续说了三声谢谢。

在回家路上,我眼泪已经在眼眶打转,我不会介意别人以前怎么对我,我就是不忍心看到我认识的人受苦。如果现在“笑成”和“金鱼”蹲在巴杀旁卖必格鱼,我会帮他们买下全部,因为我念在他们的彩虹水族店曾经带给我欢乐。

4 Comments: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做人就应该这样,别太计较过去。往日别人对你不好,但也不见得你要对人不好。退一步,海阔天空,这世界就能和平了。

不过,你这篇文章,的确赚了我的不少眼泪。想不到你也可以写出如此感性的文章。keep on going !

06 September, 2005  
Anonymous 爱凌 said...

前半部可怜小钪凯,后半部可怜“笑成”和“金鱼”。这文章拿捏得很好。

我也遇过这种类似情况,但到现在,我还无法原谅那个人,甚至怀恨在心,我一直告诉自己,有天,我一定比他有钱。

07 September, 2005  
Anonymous 晴天 said...

一口氣看完你的文章
很吸引人,感性理性兼具
而且句句都是重點與爆點
超好料!

01 April, 2006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这也可以!

抱歉,我选的 - 都是感性的你

22 November, 2006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