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页

Thursday, November 24, 2005

“出淤泥而不染”

以前在槟城时,常“随队”上GOLOK(泰国),每次一过边境,我们五个男人就会“分道扬镳”。我和一位朋友(阿峰),总是分不开,因为我们有着共同的“兴趣”。

另外三个朋友一踏在泰国的土地上,就第一时间往城市里冲去租酒店,而我和阿峰却相反的坐着“嘟嘟车”往郊区走。我和阿峰其实是另有“空头”,那三只色鬼其实并不知道,也可以说还未体会到郊区的“货色”,往往比城市的还更加有吸引力。

天一黑,我和阿峰就两个人就回到市区合租了间酒店,一觉到天亮。尽管半夜里有不少的“倩女幽魂”来敲房门,但我们还是无动于衷,因为上午“活动”得太多,累了。

隔天一早,那三个急色鬼还在梦中时,我和阿峰又出动了,来个“最后冲刺”。目标也一样是GOLOK的郊区。好了,下午三点多,大伙儿都“解决”了各自所需,“依依不舍”的踏上归途。

我已经好久没去了,算一算也该有一年了吧,其实还蛮想念GOLOK郊区的辣椒炒蜜蜂,泰式山河鱼,泰式炒四脚蛇和穿山甲,叫化鸡和BA CHO SUNGAI GOLOK的冰凉瀑布。我和阿峰每次上GOLOK的目标就是这些美食和美景。

别问我难道我们没“叫鸡”,有!我们叫的是美味得很的叫化鸡,吃过包你难忘。那另三个朋友呢?我在这就告诉你们,他们叫的鸡和我们叫的鸡,大大不同,因为他们叫的鸡可以“吃”一夜,我和阿峰叫的,一只两个人平分,不消15分钟就吃完。

其实每次去都想带他们去见识“郊区的货色”,但很遗憾大家心境不同,也就只好各走各路,也再次证明古人说的话是有意思的,我和阿峰是:出于泥而不染。

4 Comments:

Blogger 珊·木目心 said...

我记忆中的好像是‘出淤泥而不染’。

24 November, 2005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我一直都相信,天下午乌鸦一般黑,我是相信你在GOLOK时是没干那回事,但其它时候呢?别跟我说你没有呀!

24 November, 2005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呵呵,天下没不吃鱼的猫吧…

26 November, 2005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不是所有男人都是那样的。别一杆打翻一船人。

28 November, 2005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