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页

Wednesday, October 11, 2006

“其实大伯公很无奈”

小钪凯大约十岁时,常常挨潮洲怒汉Sunny的裤带。不是因为我顽皮,小钪凯那时候是很乖的,会挨打是因为常被小我三岁的弟弟“屈”。

他抢我玩具,我抢回,他哭我被打;他抢我冰淇淋,我抢回,他哭我被打;他拿我的作业簿当画纸,我打他,他哭我被打;他趁我睡觉时因为好奇偷玩我的“鸟”,我打他,他哭我被打。

我到现在永远都明白那种被“屈”的感觉,所以我从来不“屈”人。

今天去找了一位很久没见面的本地女作家闲聊。忽然聊到她家前面的那条路常发生车祸。

第一条路的居民一口咬定说是因为那地方有“肮赃东西”,第三条路的则说是因为“大伯公”庙前的风水被破坏,所以常会有车祸。第四条路的则说是因为大伯公庙太小了,大伯公不爽,需要重建。

女作家七十的母亲忽然开口说:“我替那些无知的村民感到羞耻,明明就是他们自己不遵守交通规则而导致车祸,却还要赖在鬼神身上...!”

人家大伯公一句话都没说,你们就在那儿当他的“秘书”,而且还当面这样“屈”他,你们说大伯公是不是很无奈?

我有个朋友,很喜欢什么事情都去问神。有一次是因为生青春豆跑去问“济公”,哪知“济公”很无奈的对他说:“你别什么事情都来找我,你生青春豆就请你去路头转左的那间西药房买药。”

46 Comments:

Anonymous 幽子 said...

那个济公的回应。。

哈哈哈哈哈!

11 October, 2006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妙,妙,想不到那位“济公”是这样的回答他。哈哈哈哈哈。

11 October, 2006  
Blogger Way said...

果然是济公本色﹕幽默﹗

11 October, 2006  
Blogger 阿祥 said...

”他趁我睡觉时因为好奇偷玩我的“鸟”,我打他,他哭我被打”。

怪不得你不给人玩鸟呀!原来是童年阴影!

p/s:Tmn Merak-girl 我看你还是算了吧!

11 October, 2006  
Blogger Jon said...

鸟给弟弟搞……汗……

冤枉大伯公,小心他不保佑哦!

11 October, 2006  
Blogger Sin Ee said...

为什么你的弟弟要玩你的鸟?
是不是他自己的不够你大?
哈哈。

11 October, 2006  
Anonymous TY said...

还蛮好笑的...
人的无知真的会让人变得很可笑

11 October, 2006  
Anonymous gondolier said...

o.0"
怎么会玩你的呢?

好现代化的济公!!
wahahahah

11 October, 2006  
Blogger wk said...

把不如意的事都赖在鬼神和天意本来就是社会的常态。反正土崩`水灾都已经屡试不爽了。大伯公的无奈其实都算小事一宗。

11 October, 2006  
Blogger odetorei said...

大伯公和拿督公有什么分别?济公讲的话比较有建设性喔。。。

11 October, 2006  
Blogger 钪凯 said...

幽子,Kean-Jin, Lim,Way:从那时候开始,我封济公为我的偶像!

阿祥:我不是不给人玩鸟,而是我不随便给人玩。

Jon,Sin Ee,gondolier:他好奇嘛,可能是因为好奇我的与他的为何尺寸不同。

TY:是的,人往往就是会因为太过迷信,而变得无知。

wk:可能这就是人性,喜欢赖人,赖鬼,赖神。

odetorei:大伯公是住大屋的,拿督公是住路边小屋的。

11 October, 2006  
Blogger cocalalah said...

大伯公这时不知打了多少个喷嚏(=.=)

11 October, 2006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我老板娘常常大小事都去問「娘娘」,有一次,她肚子痛了好多天,但就是不要去看醫生,選擇去看「娘娘」。結果,「娘娘」一看,說「你去看醫生啦!」

11 October, 2006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818,那个本地女作家是谁?

11 October, 2006  
Blogger 阿祥 said...

他还能认识几个女作家?我猜是杨贵莲女士。

11 October, 2006  
Anonymous 萧萧 said...

你是不是姓许的?北海人?

12 October, 2006  
Anonymous 萧萧 said...

我八卦再问一句,你以前是不是创作歌手?

12 October, 2006  
Blogger erictan said...

祥哥,你也真聰明。。嘻嘻。。

萧萧,告訴你,這裡有幾位都是過去本地的創作歌手哦!但都是一樣的命運,一片之星...

12 October, 2006  
Blogger 钪凯 said...

匿名:谢谢你提供的“见证”。

匿名:那女作家是 - 杨贵莲

阿祥:别那么快替我揭开谜底嘛...

萧萧:是的,我姓许,潮洲人,大山脚人。我以前是个“上错贼船”的创作歌手。

erictan:可能我们当初太过坚持自己的原则,所以被冷藏。

12 October, 2006  
Blogger Mee Ling said...

人不想負責任,想要大伯公背黑鍋?
世間太多這種人,唉。

12 October, 2006  
Anonymous box said...

其实我一直有个疑问,孙悟空是虚构的小说角色,为什么却有人拜齐天大圣?

到底“他们”是怎样分配工作的?

12 October, 2006  
Blogger 钪凯 said...

Mee Ling:这就是部份华人的人性,当怪到没什么可以怪时,就怪神怪鬼。

Box:据我所知,佛教是源自印度,而兴都教的确是有一个猴子像战神,可能最后演变成华人正在膜拜的齐天大圣。至于“分配工作”,我建议你去买本封神榜来看看。

12 October, 2006  
Anonymous box said...

我没有看《封神榜》,不过刚刚去买了一本施寄青的《看神听鬼》,要好好地读一读才行。

12 October, 2006  
Blogger 阿祥 said...

兴都教的那只猴子并非咱家的老孙。我说个传说故事。

那飞猴是只妖,被二郎神以箭射中,飞逃至印度不支倒地,当地的人认为他从天而降,视他为神明也。

Jalan Dato Kramat 的炼锡厂早年接受一名风水师的建议,在顶楼高处摆着二郎神,目的就是为了克制对面印度庙的这只飞猴。

12 October, 2006  
Blogger 阿祥 said...

我们中国算得上传统宗教的其实只有道教一门儿,佛教毕竟是南印度的舶来品. 道德经短短五千言,原本是李耳他老人家的哲学著述,在黄巾之乱中居然被张角这个家伙把战国时期的占星学捣鼓在一起,弄成了道教的雏形---倒应了那句话:世道乱,假龙天子全出世了!!

当然在道教的发展中还有个系统的过程,这个时间用的就比较长了,从东汉一直到隋唐一直是完善阶段,到了宋元就比较完整了,记得动画片儿大闹天宫里,在蟠桃园,仙女儿回答弼马温的话么? "请的是上八洞神仙,中八洞神仙,下八洞神仙,独独没听说过齐天大圣!" 这上中下三洞神仙就是基本在魏晋时期道教大发展时候产生的,那时候和道教并论的叫"黄老之术",这就比较离谱儿了,所谓"黄"就是炼金,"老",一说求仙长生,另一说即为老子.那个时候比较著名的牛鼻子就是葛洪了,他可以说是中国气功的先驱,矿石入药和化学格致的先驱,也是著名的老流氓==>房中术的系统教授者---当然,公允的说,他的主旨还是为了养生,以求"尸解"成仙.

12 October, 2006  
Anonymous 瀟瀟 said...

那我可以很確定是你了。我們曾经当過多年的筆友,可惜已失音訊多年。我比你先入報界,卻比你先离开,連一句的問候也沒有机會說出口,真太沒缘份了。希望你一切都好。你的卡帶和照片我都有留著。

13 October, 2006  
Blogger 阿祥 said...

哎哟!!难得难得!都十年了,唱片照片还在手里。凯老弟,这不简单喔!要记得请人家喝茶叙叙旧。

13 October, 2006  
Blogger 钪凯 said...

box:看完后告诉我好不好看。

阿祥:祥哥,谢谢你的分享!一流!

瀟瀟:我从来未进入过报业,但是以前的确与报业有密切的联系。谢谢你还收藏着我的CD啊,好感动。

13 October, 2006  
Blogger 阿祥 said...

钪凯:甭谢。那道教的文章是网上找来的,没啥了不起。关于印度飞猴是报上读来的,巧合今天用得上。

我说啊钪凯老弟,你这三更半夜的起身回应,是不是脑筋出了问题??嘿嘿!我知道你睡不着的原因。。。

13 October, 2006  
Blogger 阿祥 said...

补充:如果你到槟城,去炼锡厂看看那尊二郎神像,应该还搁在屋顶上。

13 October, 2006  
Anonymous 瀟瀟 said...

那太可惜了。你怎麼認識懶人的?

13 October, 2006  
Anonymous Tmn Merak-girl said...

对不起阿祥哥,我是不会放弃对凯哥的爱的! 请你死了这条心吧!

13 October, 2006  
Anonymous 宪增 said...

其实不只大伯公,我也很无奈!和同学出去吃饭,说好他请客,谁知道每一次买单的时候他竟然都没带钱包,我……

13 October, 2006  
Anonymous 宪增 said...

其实不只大伯公,我也很无奈!和同学出去吃饭,说好他请客,谁知道每一次买单的时候他竟然都没带钱包,我……

13 October, 2006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我很难过,因为今天发生了一件让我很难受的事。可恶的老师居然冤枉我,我很难受。还说他很仁慈,那么我是否还要感谢他所为的仁慈呢?当时我真想一刀桶死他,结束这个可恶的生命这种人还能当老师。

14 October, 2006  
Anonymous 过路人 said...

到此一游,留个脚印。

14 October, 2006  
Anonymous 鸟人 said...

喜欢玩鸟的都是鸟人,不过我玩的是正宗鸟(鹦鹉〕不是你弟弟玩的那只哦!嘻嘻!

14 October, 2006  
Anonymous Tmn Merak-girl said...

鬼神存在吗?

我觉得有!!!!!!!!!!!只是大家河水不犯井水罢了!不过,我只是觉得奇怪,为什么我们提到他们就会有一种害怕的感觉呢?

也许是前人把他们说得太夸张了,也许他们也像我们一样生活啊!有好的也有坏的!但是我也希望有他们的存在耶!

14 October, 2006  
Blogger 钪凯 said...

阿祥:好的,有回去时,我会去看看的。

萧萧:我是因为部落格而认识懒人的。

Tmn Merak-girl:是因为部分人类都太过于珍惜生命,所以有时候会误信或迷信。

宪增:我也遇过这种场面,习惯就好。

匿名:与他好好沟通,了解真相,别开口闭口就要“开片”。

过路人:不知怎么回答你。

鸟人:我最近很有兴趣看鸟,有机会的话,一起去吧。

14 October, 2006  
Blogger 阿祥 said...

Tmn Merak-girl:暗恋是没结果的。你要是肯的话,我给你约他。

14 October, 2006  
Anonymous Tmn Merak-girl said...

祥哥,你是真的可以帮我约凯哥吗?你也会一起来吗?

14 October, 2006  
Blogger 钪凯 said...

我的留言版不是你们聊天的地方,要聊天请加我在MSN - khankhai@hotmail.com

14 October, 2006  
Blogger 阿祥 said...

Tmn Merak-girl :我人在伦敦,如果你愿意付来回机票的话,我当然可以奉陪。

你看,他不是把电邮留下了吗?其实他也是很hiao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5 October, 2006  
Anonymous frankie said...

钪凯大伯公你们都同病相怜啊。。。好可怜。

17 October, 2006  
Blogger Priscilla Ngan said...

你浆讲让我想起我姨姨也是一点小事和拿不定主意就跑去庙里问神问佛的...就比例可不可以搬家啦,孩子生病(普通病),老公的鸟为什么不会硬..真的拿她没办法!

17 October, 2006  
Anonymous 阿保 said...

原來這裏臥虎藏龍

17 October, 2006  

Post a Comment

<< Home